您所在位置:黑龙江之窗 > 科技 > 正文
马云退休,张勇接棒,阿里巴巴没有职业经理人
时间:2019-09-10 13:11:37 来源:投中网 ] 评论

  马云曾多次表达对职业经理人的不喜欢,也说自己不想让CFO做CEO,如今,他却把阿里巴巴董事局和CEO的职位交到CFO出身的张勇身上。这并非因为马云转变了对职业经理人的看法,而是借着阿里的价值观和组织架构,张勇变成逍遥子,职业经理人变成当家人。

  文丨甄祥晴

  编辑丨韩洪刚

  来源丨投中网商业深度

  阿里巴巴二十周年,马云辞去了董事局主席。

  这是他第二次“辞职”。

  10年前,阿里巴巴十周年晚会上,马云和其他阿里巴巴创始员工,也就是惯常所说的“十八罗汉”,同时发布“辞职信”,辞去“创始人”身份,变成集团合伙人。马云表示:“这标志着阿里巴巴前十年结束,新的十年将从明天开始。”

  也就是在这一年,原本担任淘宝网CFO的张勇,正式接收淘宝商城,并打造了“双十一”购物狂欢节。之后,淘宝商城改名天猫,开始独立运营。自此,张勇开始负责实际业务,并在十年后成为这一以组织能力和价值观著称的公司的董事局主席,成了马云的继任者。

  马云曾多次表达对职业经理人的不喜欢,也说自己不想让CFO做CEO,如今,他却把阿里巴巴董事局和CEO的职位交到CFO出身的张勇身上。这并非因为马云转变了对职业经理人的看法,而是借着阿里的价值观和组织架构,张勇变成逍遥子,职业经理人变成当家人。

  1、价值观的诞生

  阿里巴巴1999年诞生,2000年“.com泡沫”破裂,互联网遭遇寒冬。

  在此之前,阿里巴巴获得了高盛的5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,但由于快速扩张,钱快花完了,只能撑五六个月。

  关明生正是在此时加入了阿里巴巴担任COO。他原来在通用电气任职,是一个具有25年管理经验的老手。关明生说,那时的阿里巴巴很穷很危险。当时,马云还把自己的大办公室一分为二,秘书也是两人共用。马云说这是CEO和COO并肩作战。

  加入阿里后,关明生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与阿里创始团队讨论价值观。

  2001年1月13日,周六,就任阿里巴巴COO的第五天,关明生在办公室里,与马云、吴炯、金建杭、彭蕾5个人,讨论起阿里的使命、目标和价值观等在今天看起来仍然很“虚”的东西。

  关明生说:重要的是文化、目标、使命和价值观,这是吸引我的地方。他问马云:Jack,阿里巴巴有没有价值观?马云说:有啊。关明生说:你是否写下来?马云说:我们从来没有写下来。关明生说:我们为什么不把它写下来?

  作为COO的关明生,虽然在裁员、削减成本上做了一系列措施,但他并没有立即对公司采取管理措施,明确公司战略,反而在高管层之间明确公司的使命、愿景和价值观上花费了三个月时间。

  关明生告诉马云,通用公司是一家百年间完成了多轮自我更替,以人力培养和恪守核心理念著称的全球顶尖的工业集团,这其中价值观和使命感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最终,关明生与阿里巴巴高管层讨论出了结果。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;目标是做80年的企业,做世界10大网站之一,只要是商人就用阿里巴巴,后改为102年,横跨三个世纪;价值观是激情、创新、教学相长、开放、简易、群策群力、专注、质量、客户第一,被称为“独孤九剑”,后又改为客户第一、团队合作、拥抱变化、诚信、激情、敬业,被奉为“六脉神剑”。

  不仅如此,关明生还将价值观的考核计入绩效体系:VP以下级别员工每个人都会有季度评估和打分卡,其中50%的分数是基于绩效,剩下的50%则是基于能否坚持阿里巴巴的价值观。

  关明生与阿里巴巴高管层关于价值观的这些举动,在当时并不被员工理解。

  时任阿里巴巴国际公关、《阿里传》一书作者心想:我们过去一年不是一直在讲这件事吗?阿里巴巴最乐此不疲的事情就是讨论梦想和价值观。我们的问题是口号喊得太多,能落实得出的效果太少。随着阿里巴巴资金吃紧,难道我们不应该多做,而少在PPT上写些司空见惯了的公司套话吗?

  不能理解的还有阿里巴巴创始员工之一、现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才官蒋芳。“快吃不起饭的时候,还坐在一起讨论价值观,简直觉得不可思议。”当时蒋芳是客服主管,她留下两个人值班就被叫去看会,走到那发现是要讨论价值观,不禁难以理解:

  “把全公司的人叫去,没有讨论一下公司未来几个月的业务方向,营收目标大概是什么,给大家一点信心,却是一场有关价值观的讨论。”

  事实上,无论是在第一天创立阿里巴巴,还是在遇到资金吃紧情况危急时,又或是业绩蒸蒸日上时,阿里关于价值观的重视总是一以贯之。

  2004年加入阿里,出任人力资源部副总裁的邓康明,曾经想把价值观体系做些变革,比如把价值观的考核改为影响因素而非硬性的50%,但这遭到了阿里巴巴核心层的强烈反对,认为这是在动摇阿里赖以生存的命根。

  次年,阿里关于价值观的考核扩散至所有员工,强调价值观,可以让公司保持创业精神,让每个人都有充分的自主权和创造力。

  但当阿里从电商公司变成“电商帝国”时候,价值观驱动的自下而上的管理方式便显得蹒跚。

  2、价值观下

  2010年底,曾经不明白为什么要讨论价值观的蒋芳,调去管理中供销售的诚信安全,掀起了“价值观事件”,揭露出在2009年和2010年,分别有1219名和1107名签约的中国供应商涉及全球买家,阿里巴巴B2B公司CEO卫哲因此引咎辞职。

  尽管外界对其辞职原因猜测不一,但阿里巴巴和卫哲都将离职原因归咎于价值观问题。卫哲在辞职信中写道:没有这样的震动,不足以重新唤醒我们的使命感和价值观,没有这样的阵痛,不足以表明我们为客户第一愿意付出的代价……正是基于对客户第一的使命感和阿里人为了组织的健康的责任感,我才提出辞职申请。

  此次事件里,与卫哲一起离职的还有B2B公司COO李旭辉,当时的首席人力官邓康明也降职留用,此前,聚划算总经理闫利珉也因为管理不当产生腐败而被免职。

  先前,阿里形成了“集团+子公司”的治理模式,涉及战略方向和关键决策由总裁办公会决定,而日常事务则由子公司自己决定,对于一些日常运营活动,淘宝小二的权力甚至高于中高层,而约束他们最大的力量,只是来自“价值观”。

  但价值观并非万能,在《第一财经周刊》的采访里,阿里管理层自我反省价值观驱动的不足:“如果觉得我们员工价值观都是最好的,那就是自我麻醉了。”

  阿里开始加强总部的权力。2010年开始,集团开始试运行合伙人制度。三年以后,阿里总共有了28位合伙人,并正式宣布运行合伙人制度。

  它并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合伙人制度。传统的合伙人制度要求合伙人共同为企业经营的盈亏承担责任,而阿里合伙人则不必承担。阿里合伙人的职责主要体现在推广阿里巴巴的使命、愿景和价值观。

  阿里合伙人的权利在于,他们具有董事会提名权:董事会的简单多数成员由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(与股份比例无关);经提名后的董事候选人,由股东大会过半数通过;如果阿里合伙人提名的董事未获得股东大会选举通过,或者该被提名人离开董事会,阿里巴巴有权另外任命一人为临时董事,直至下一届股东大会召开。

  一言以概之,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拥有了超越股东的提名权,能够以少部分股份控制公司。

  蔡崇信解释阿里建立这一制度说:“不少优秀的公司在创始人离开后,迅速衰落,但同样也有不少成功的创始人犯下致命的错误。我们最终设定的机制,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创始人。道理非常简单,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,比一两个创始人更有可能把优秀的文化持久地传承,发扬。”

  合伙人制度解决了职业经理人可能存在弊端。马云不喜欢和不认可职业经理人的原因之一是,“职业经理人不懂得取悦客户,只懂得取悦老板。”当时还在阿里、之后成为滴滴投资人的王刚曾评价卫哲称:“卫哲没那么关注我们的成长,做的决策更多不代表长期利益,为财报做了很多事情。”合伙人的权力高于股东,高于董事会,不论是创始人,还是空降的职业经理人,只有成为合伙人之后,才能跻身阿里真正的管理层。

  2013年,合伙人制度正式建立时候,张勇成为阿里的合伙人。

  3、被“同化”的职业经理人

  马云曾比喻说,职业经理人跟企业家的区别就像一群人上山打野猪,职业经理人开枪后野猪没有被打死,冲了过来,这时候职业经理人

  本网声明:本网登载此文仅出于信息分享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删除处理。

编辑:增新旺

分享到:
0
相关新闻
编辑推荐
综合热点 更多 >>
科技综合 更多 >>
娱乐综合 更多 >>
栏目最新 更多 >>